国家出手整治茶金融,不能让资本吃干抹净走人,百万茶农担苦果

本应该用来喝的茶叶,却被整箱封存不能动,不仅不能开茶饼,甚至连封条和纸箱都不能动。唯有如此,才能保证茶叶的价值。

因为,这些茶不是用来喝的,而是被用来击鼓传花式炒作的。

有个中国商人,不仅把自己的茶叶炒作成了茶中茅台,甚至还把茶叶做成了期货,搞起了茶金融——让茶不仅能喝,还能炒,“炒股”的“炒”。

他就是吴远之,早年北航毕业后留学加拿大,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还在海外从事金融行业。

2004年,在整个行业元气大伤时机,吴远之趁几家大茶厂奄奄一息,迅速带领大益茶填补了他们的产量空白,大量生产可用于投资的普洱茶,并由此建立起自己的茶金融帝国。

2017年,大益打造了轩辕号的普洱茶,由于市面上看上去供不应求,茶叶很快就被市场哄抢,买新茶犹如A股打新,三万一件底价的轩辕号茶饼,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价格翻了近十倍,4年涨价56倍,在今年春天,该款茶甚至被炒作到了200万一件。

炒茶的刺激,比股票更甚,大益“仓颉号”出仓7万,峰值19万(7饼/提),“轩辕号”起售3万,六星孔雀出仓4万,峰值6300万!

甚至,大益茶还有了做空机制,有人因为做空失败,被商家堵门,跑路。

炒茶圈里,一夜暴富,赚出几套房,一夜巨亏,赔上全部身家,都稀松平常。

大起大落,悲欢离合,每天都在上演。

今年6月23日,云南大益茶叶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大益),在其官方公众号“益友会”上,发布了“2101仓颉号”上市预告。

炒茶圈随之沸腾,大小玩家摩拳擦掌,携资入场。短短半个月,“仓颉号”促成十亿级交易流水。

7月10号,“仓颉号”从7万涨到17万,炒茶客红了眼,广州芳村茶叶市场乱了套。

空单开出20000单,现货却只有200提,差额过大,有现货的商家嫌赚少了想躲,没现货的商家怕赔多了想溜,买家们纷纷上门堵人,市场里推推搡搡,吵吵嚷嚷,乱成一锅粥。

最终,“仓颉号”“退市”,留下一地鸡毛。

炒茶可以回溯到2000年初。2005年,云南农业推行“文化普洱”,在政策的加持下,奠定普洱“天价茶”地位的第一轮营销开始了。

一支上百人的马队,打着“茶马古道·瑞贡京城”的旗号,从云南出发,浩浩荡荡到达北京,一路宣传普洱文化。

演员张国立捐出一提七子饼普洱茶,在老舍茶馆拍出了160万元的高价,这一轰动事件,向大众灌输了普洱贵,普洱值钱的观念。

营销很成功,普洱茶价格短期内飙升,大量资金涌入炒茶圈。

两年后,普洱茶迅速暴雷,庄家套现离场,中小玩家倾家荡产,寻死觅活。

接续这一波炒作的,就是大益茶。2017年,吴远之更是喊出“我们要把大益普洱茶打造成为中国的奢侈品。”的口号,“茶期货”正式出圈,百万人携资入场,多款经典老茶炒出天价。

云南大益凭借“限量配货+高调宣传”的路子,把大益茶彻底变成了一场疯狂的“金融游戏”。

直到今年,“仓颉号”暴雷,炒茶圈的丑态藏不住了。

相关部门重拳出击,整治茶业,中国证监会将茶叶从可上市期货商品中除名。

2021年4月到5月,云南省市县三级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发布天价茶叶的风险提示,对茶叶炒作进行警告。6月,国家相关部门召开专题调研座谈会,调研的地点就在吴远之的勐海茶厂,这已经非常明确地表明了政府对大益茶的态度了。

资本家可以靠金融手段快速积累财富,但商户不能,茶农不能。

资本家吃干抹净后可以退场,行业在资本操控下形成的创伤,只能商户和茶农买单。

来源:华商韬略、凤凰新闻,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暂无评论

男女性潮高片无遮挡,日本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动漫",免费国产黄网站在线观看,公和我做好爽添厨房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