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茶姑娘”带家乡茶农合作,成为引领创业创新的“弄潮儿”

种茶苦,收茶难,制茶累。目睹父母的辛劳,她曾暗暗发誓,一定要走出大山,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盯着茶叶谋生活。

外出求学,远嫁他乡,跨省就业。正当她一步步实现儿时梦想时,父辈的召唤和家乡的前景,让她怀着乡愁和创业热忱返回家乡,承继父业成为“茶二代”。

精制高端茶、聚焦新零售、发展茶旅游。带着新视野、新理念,返乡3年,她带领合作社600多户农民创新发展方式和经营业态,推动合作社茶产值从1000多万元提高到6000万元。

她是返乡创业的三峡“茶姑娘”望华鑫。她说,时代风云变幻,现代农村是一片大有可为的土地,一片充满希望的田野,传统农业也能成为引领创业创新的“弄潮儿”。


3月3日,望华鑫在茶园直播采摘春茶。受访者供图


茶好

夏日雨后的西陵峡谷,青山如黛,江水淼淼,云绕山峦。

位于三峡坝头库首的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太平溪镇许家冲村双狮岭上,几十亩连片的茶园蔚为壮观,刚刚经历雨水滋润的茶树正恣意生长,娇嫩欲滴的茶叶散发着丝丝清香,让人顿感神清气爽。

“采茶不能用指甲掐,得用巧劲轻轻掰。”34岁的望华鑫正在茶园里做网络直播。尽管“围观”的网友不多,但她按网友要求拿着手机在茶园里穿梭取景,仔细介绍各种茶叶知识和自家产品,生怕怠慢了网友。

峡州茶自古闻名。唐代茶圣陆羽在《茶经》中介绍茶叶产地及所产茶叶的优劣时称:“山南以峡州上,襄州、荆州次,衡州下,金州、梁州又下。”文中的“峡州”,正是现宜昌市夷陵区及周边地区。

宜昌市夷陵区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夷陵区的茶产业正以迅猛之势蓬勃发展,全区的茶叶种植面积超过23万亩,年产茶叶近3万吨,高山云雾出好茶,低山丘陵出早茶,这里是全国茶叶优势产业区域和湖北省特色农产品重点基地。

作为土生土长的三峡人,望华鑫从小就跟茶叶打交道。

“小时候奶奶常带着我去茶园,她采茶,我就在茶园旁边的树林摘野果。”望华鑫告诉记者,她的祖屋在原太平溪镇西湾村,三峡库区蓄水之前,祖屋前就是宽阔的长江,屋子后便是连片的茶园。当时家里采摘的鲜叶都是用来做名优茶“峡州碧峰”的原材料,每年产茶季,茶贩们登门入户,鲜叶采回来马上就被抢购一空。

茶“苦”

望华鑫说,尽管茶叶销路不错,但种茶、采茶、制茶十分辛苦。长辈们往往天没亮就出门采茶,忙到大中午才回家,来不及做饭吃饭,茶叶采回来就要赶紧摊青、杀青,晚上还要连夜揉捻、整形、烘干和提香,一天忙下来只能吃上两顿饭。

“那时候老人们常对我说,要多读点书,以后出息了就不用种田了。”对于长辈的叮嘱,望华鑫小时候似懂非懂,直到十一二岁时,她才切身感到种茶苦、收茶难、制茶累,并立志一定要“跳出农门”。

原来,随着三峡工程建设全面开工,1998年前后,望华鑫一家移民到许家冲村。移民之后,家里所有的土地、房屋、山林全部沉入江底,新搬迁到许家冲村后,村里没有土地和山林分配。就在这时,望华鑫的父亲所在乡镇企业也搬迁改制,父亲随之失业,全家生计出现困难。

望华鑫的父亲望运平说,考虑到家里的特殊情况,当时村里给办了低保。可养活一家子,光靠低保金可不行。凭着在乡镇企业的工作经验,他借钱买了台三轮车,开始翻山越岭到农户家收购茶叶,然后加工制作、销售。

遇到假期,望华鑫也成了父母收茶路上的小跟班。

“茶叶很俏销,收茶都要靠抢。”望华鑫说,每到一处茶园,她都要热情地跟农户打招呼,帮忙采茶叶、拎竹篓,目的就是跟农户热络起来,确保茶叶能卖给自己。收好茶叶回家,父母忙着制茶,她就要做饭、收拾家务。几乎每天都要忙到晚上十来点钟才能休息,而父母几乎要忙整个通宵。

“晒得黑不溜秋、手指缝积满茶垢,当时每天都觉得好累好累,我发誓长大了一定不干茶叶行当。”

茶“念”

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望华鑫发奋努力,终于考上大学。毕业后,望华鑫先后在湖北宜昌、四川成都等地工作。离开家乡,结婚生子,一切按部就班,朝着小时候的梦想前行,望华鑫的人生轨迹似乎离茶叶越来越远。

望华鑫在外的日子,她父母的茶产业越做越大。父亲望运平牵头成立宜昌双狮岭茶叶合作社、创办茶叶加工厂、设立自营专卖店,打造成集茶叶种植、加工、销售于一体的茶叶企业。合作社社员茶园面积一度达5000亩、标准化厂房有4000多平方米。

产业规模越做越大,望运平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望运平说,茶厂主要做中低端精制茶出口,每斤茶叶只能卖到几元钱,最好的也只能卖十多元一斤,利润率只有不到5%。加之货款回收期长、同行竞争激烈,摊子越铺越大,钱却越挣越少。有一年遇到山洪,厂里被淹,直接经济损失达数十万元。“想有所改变,却找不到出路,有时候真是感觉干不下去了。”

2018年4月2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湖北宜昌市夷陵区太平溪镇许家冲村。“总书记的到来给了我们巨大的鼓励,回家创业信心十足。”望华鑫说,作为女儿,理应为父母分忧,作为共产党员,就该为茶农服务。

茶香

怀着乡愁和创业热忱,2018年6月,望华鑫回到家乡许家冲村,担任合作社及茶厂负责人。

刚一上任,她在摸清家底和接受农业部门组织的培训后,便迅速改变产品销售定位,将过去聚焦于销售中低端精制茶,转为发展高端名优茶、巩固批发销售中低端毛茶。

同时,结合市场需求,改变包装策略,放弃“五大三粗”的大包装,主打外观精巧的“小罐茶”。

“宜红茶刚冲泡时汤色红艳明亮,但是随着温度降低,出现‘冷后浑’现象,才是高品质红茶。”走进望华鑫的手工茶体验馆,典雅的茶具前,茶艺师正在冲泡合作社自产的红茶,冲泡、观赏、品鉴,茶艺师讲得头头是道、游客听得津津有味,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在离开时挑选一些茶叶买回家。

望华鑫说,茶叶的附加值体现在品牌的知名度和体验感上。为此,她一方面带领合作社积极加入当地公共品牌,谋求品牌抱团发展。

另一方面,她积极开展网上直播带货,组织“茶艺研学之旅”“亲手制作一锅新茶”等体验活动,让消费者戴上草帽、提起竹篓、走进茶园,亲手体验采茶、炒茶的辛苦和绝妙。

一系列举措,带来看得见的成效。2018年,合作社年产值仅为1000多万元,到2020年,尽管受到疫情影响,合作社产值还是提高到了6000多万元,通过推广“公司+基地+农民”模式,目前合作社稳定带动社员630户。

“看来专业化、精细化、市场化的路径是对的,乡村振兴我们可以更有为有位。”望华鑫说。(王自宸、邓楠)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暂无评论

男女性潮高片无遮挡,日本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动漫",免费国产黄网站在线观看,公和我做好爽添厨房在线观看